是一个迟到的repo(。悄悄地  @沧海晓奏 

嗯我就是那个预售期截止都不知道然后麻烦太太的人【不。】真的很不好意思啦,不过太太人真的超好唉。

填了学校的地址,没想到上星期刚回到家就收到了快递短信,甚至想飞回学校(?)

不管怎么样还是很开心啦,番外和老师们的文都超好!!!!泪点低的一批番外又看哭了【不是。】

我太废话啦(。考完试后找个时间再认认真真地看一遍。

有点难过。

总是感觉什么都做不好。

*无差,很短的段子

*三十岁左右的王和喻

/

王杰希刚从王父王母家里回来,手上提着刚在楼下药店买的膏药。

喻文州这几天总是揉自己的肩颈,甚至一晚上要换好几个姿势睡觉,总是不舒服。大概是长时间在电脑前久坐落下的毛病,王杰希自己也多多少少有一点,只不过喻文州这段时间工作比较辛苦,再加上换季,怕是一时间又严重起来了。

回到家时,发现屋里没有开灯,只有电视上的光影变动闪烁着,喻文州却是窝在沙发里睡着了,还捧着已经进入休眠状态的电脑。

他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膏药,抽出了他手里的电脑放到一旁,又轻轻把人放平在沙发上,给人盖上了小毯子。

正想起身时就被那人拉住了手,抬眼便看见他已经睁开了眼,笑...

【王喻王】回南天里的良好形象

在回南天的广州城见家长。
是无差。我说无差就无差谢谢。
结局依然草率,还是因为我好困。

/
已过三月中旬,天气早就暖了大半,这几日喻文州休了年假,和王杰希一起回了趟广州。

好巧不巧两人偏偏碰到回南天那几日,黄少天来机场接他们时都有些恹恹的,话都少了几句。他发丝上沾了些许水珠,一边拎过喻文州的行李箱,一边和他抱怨自己已经三条内裤挂在阳台半干不干了。

王杰希只是一脸冷漠地听着他们两个人聊天,看着喻文州幸灾乐祸地嘲笑黄少天,总觉得他三十好几了也还像个孩子似的。丝毫意识不到接下来几天他们也将在这里度过。

喻文州昨晚睡得凌乱,今天两人又赶了早班机,一向熨帖的中分的头翘起几根不听话的呆毛,王杰希一时间居...

【王喻王】敢于直面台风的,都是不畏艰难险阻的广东人民

是个无差,是无差无差!!!!
还是希望广东的台风少一点。
每天都好困。

/
“嗯,我知道。”

“俱乐部昨天放假了……现在在家里。”

“你放心啦……家里备好了方便面……”

“嗯?因为超市里的菜都被抢光了,就剩下几袋方便面,我全买回来了。”

“唉我真的知道的……台风没你想的那么可怕啦杰希,只要好好待在家里不出去就没事的。”

“嗯,好好好我挂了,晚一点和你视频联系。”

喻文州挂了王杰希的电话,终于是舒了口气,却又忍不住偷笑起来。

这真的是应了网上那句话,全中国都在担心广东人民,但广东人民却在想着第二天能不能放假。

台风嘛,一年总是要有那么两三个的,习惯就好了。面对山竹嘛……这对广东人来说

【王喻王】一次采访


无差,感觉像没写完还是因为我好困。

采访前

前言

接到这次任务的时候我有些惊讶,心情很是忐忑,我实在是想象不到杂志社居然就让我这样代替了黄少天大神进行这场采访,后来才知道是黄少的航班由于天气原因延误了,实在是赶不上,杂志社临时又调不出人,只好叫我来了。

依照我的习惯,我提前了一个小时回到杂志社,推开休息室的门时吓了一大跳,只见王指导和喻部长已经在休息室里一人端着一个茶杯叹茶了,见我进来还友好地打了个招呼。

不得不说这是我职业生涯中经历的最舒服的一次采访——联盟中现在的大神我多多少少都有些接触,遇到过让整个采访组苦等三个小时的,遇到过提了一大堆奇葩要求的,但像他们这般哪怕是在假期内也提...

追忆(fin.)

08

周围的同学一窝蜂地起哄,而我只是看着她有几分局促不安地被身旁的女同学拉了起来,愣愣地看着我,过了好久——也许是三两分钟,也许是五分钟……我看见她的眼眶红了,好像闪了些许泪光。

看到她眼泪的时候,我的心瞬间就揪了起来——觉得我对不起她,对不起她这么多年,一直那么喜欢我。

L问过我很多次,既然那么喜欢为什么不告白,硬生生拖着人家这么多年,我怎么就能那么笃定她会一直喜欢我,她肯定也有追她的优质男,我怎么就能这么笃定……她会一直等我。

讲真我也不知道她还会不会一直喜欢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一直等我那么多年,但我知道,那天在学校小树林我对那个女生说的话,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听清楚,但我知道,...

采访前

无差

喻文州刚从国外出差回来,又恰逢国庆假期,他难得不用加班,干脆窝在家里睡懒觉倒时差。

十月的北京凉意已经很明显,十一点多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时候,他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房间门没有关,隐约从外面传进来央视新闻的声音,主持人大概是在讲国庆专题,bgm一直循环着《我的祖国》。

对于王杰希上午没事就看新闻这种习惯,喻文州早已经见惯不惯了。他刚刚收拾好被褥,抬眼便看见王杰希倚在门口,穿着件微草的队服,抱着手看他,轻微皱了皱眉。

“天凉了,起来要穿件外套,别冷着。”

他说着便拿了一旁衣架上挂着的薄外套披在他身上,喻文州倒也不和他客气,软软地应了一声,去盥洗室洗漱。

他刚刚吐了最后一口泡沫,便透过...

【王喻王】打烂砂煲

就是一个打烂了砂煲的故事(。)
写的仓促逻辑不通(。
我。有点想要评论【悄悄地。】

明天就是中秋,王杰希给队员们提早了些放假,交代了几句便准备往家赶。

公寓离俱乐部离得近,他一般都是步行,走到半道突然想起家里没什么菜了,又折返去了路旁的超市,带了点鸡肉和青菜回家。

原本以为喻文州今天又会很晚回来,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鞋架上摆得整齐的鞋子,茶几上放着一盒月饼。

厨房里突然咣当一声,吓得王杰希一激灵,鞋刚脱了半只就急急忙忙地走过去,一边问怎么了。

喻文州有些尴尬,朝他讪讪笑了笑,“手滑没拿稳,一不小心摔了。”

王杰希只见新买的砂锅在地上躺着,已经是四分五裂,周围一片都洒满了水。

王杰希叹...

【王喻王】菜心与糖醋排骨

真的不知道取什么标题(。
一些琐碎的东西,今天放台风假,就多更一篇。
啊我居然饿了。窗外的风呼呼响唉(。

/
“杰希,家里没有什么菜了,你回来时记得买些菜回家。”

喻文州站在厨房里倒腾着冰箱,之前忙了好一阵子,现在终于有了空闲,可以好好休息几天。

王杰希还在房间里,刚刚换了衣服,听到外边喻文州的声音,模糊地应了一声,走出了房门。

“今晚想吃什么?”

喻文州正在收拾冰箱的手顿了顿,“想吃你做的糖醋排骨……再带一把菜心吧。”

王杰希点了点头,正想说些什么,手机铃声却是响了。

喻文州看到了他手机屏幕上大大的经理二字,又抬起头来笑着打趣他,“我需不需要回避?”

“别闹。”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

© 坠落 | Powered by LOFTER